分类 拉菲2登录 下的文章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6期)

  诺奖很少如此没有悬念。去年10月,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颁给LIGO(laser interferometer gravitational-wave observatory, 激光干涉仪引力波天文台)科学合作组织的3位主要成员:基普·索恩(Kip Thorne)、巴里·巴里什(Barry Barish)和雷纳·韦斯(Rainer Weiss),以表彰他们直接探测到了引力波。

  引力波,这个堪比“人类登月”的重大科学突破,让全世界的物理学家都热泪盈眶,也实现了100年前,爱因斯坦未尽的愿望。

  “获得诺贝尔奖对我的生活最大改变就是我收到邮件的数量增加了3倍,都是希望邀请我去讲课或者作演讲。所以我现在成为了一个说‘不’的专家,因为我必须要留下时间去做我的科研工作。” 11月3日,来京参加2018腾讯WE大会的索恩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专访,“我从来没有想要去得诺贝尔奖,诺贝尔奖也从来不是我的目标。”他说。

  引力波将开启新时代

  400多年前,伽利略用他发明的小型光学望远镜第一次望向星空,人类终于第一次“看到”了宇宙的“样貌”,并由此开创了“电磁波天文学”的时代。3年前,索恩和他的同事们用引力波观测到黑洞碰撞,就此开创了一个“引力波天文学”的新时代。

  “400年来,电磁波天文学让我们对宇宙有了全新的认识。而引力波的发现也会带给人类类似的影响,会使得我们对宇宙的了解完全不同。” 索恩说。

  实际上,在20世纪70年代,曾有美国科学家在观测双星系统的过程中,发现引力波存在的间接证据,并因此获得199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2016年2月,来自美国LIGO科学合作组织的科学家宣布: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了引力波。这意味着人类第一次“听”到了宇宙的“声音”。

  100年前,爱因斯坦就用广义相对论预言了引力波的存在,但是他认为,因为太过微小,探测到引力波是人类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经过索恩等LIGO团队专家们22年的努力,终于完成了爱因斯坦这个未尽的梦想。

  引力波无疑赋予了我们一种探索宇宙的全新方式。而英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也曾表示,如果人类拥有了探测到引力波的这种能力,将会引发天文学革命。

  对于普通人来说,引力波究竟有什么用呢?实际上大到探索宇宙,小到日常使用的GPS(全球定位系统),引力波都会帮助我们。正如50年前,激光在实验室中被发现,人们也在疑问:“它能有什么用?”但现在,从CD播放器,到打印机,再到激光切割和医学手术,激光的应用已经无处不在,而且已经成为2000亿美元规模的庞大产业。

  “虽然我并不预期,引力波对100年之内的科学技术发展或者产业发展能有什么立竿见影的影响,但它会对新的科技提出需求,从而为科技发展做出贡献。比如,LIGO在用激光去探测引力波的时候,我们对频率稳定性的要求之高是前所未有的。我的同事为此开发了新的技术,来稳定光谱频率。这种稳定化技术现在已经广泛用于科学研究。可以说,我们对于技术所提出新的需求带动了新的发明,这些新的发明将在科技以及产业当中得到广泛的应用。”索恩表示。

  除了诺贝尔还有奥斯卡

  “《星际穿越》在全球卖出1亿张票,影响范围、影响力确实都非常巨大。”索恩说。

  其实很多人知道索恩并不是因为诺奖,而是因为由他担任制片人和科学顾问的好莱坞大片《星际穿越》,这部烧脑神片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大量粉丝,而片中也留下了非常多的悬念,而索恩无疑是影迷心中唯一知道“答案”的人。

  电影《星际穿越》中,穿越虫洞的场景让很多人为之震撼,实际上索恩之前研究的重点领域之一就是虫洞,他把这一想法在电影中进行了直观展现:遥远得无法想象的星空距离,通过时空弯曲折叠的虫洞,只要几分钟就可以到达。“人类目前也不知道在宇宙中是不是存在着虫洞。但如果虫洞真的存在的话,很有可能成为时间旅行机器的一个工具。”索恩说。

  除了《星际穿越》,索恩还创作了很多部科普书和科幻小说,其中有一些也被改编成了电影。对索恩而言,科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方法和工具,能够启发大众的科学观。“这是我做《星际穿越》等科幻电影的主要原因之一,被电影启迪的人数要远远多于其他方式。此外,科幻还能够去启发我新的研究方向,比如虫洞、时光旅行等。”他说。

  索恩出生在一个科学世家。“我在4岁的时候,我的祖父告诉我,如果你要是能够找到一个工作,干起来就像玩儿一样,那你就是人生赢家了。”索恩坦言,他之后就一直在找寻他的兴趣所在,直到13岁那年,他读了物理学家伽莫夫写的《从一到无穷大》。

  在这本书里,伽莫夫画过一个超立方体,它看上去像是两个立方体,一个嵌在另一个里面,索恩花了好几个小时盯着它看,试图理解它。“我发现它非常迷人,这给我带来了许多影响,我因此爱上了物理。”他说。

  按照祖父的标准,索恩无疑真的成为了人生赢家,他后来师从命名黑洞的著名物理学家John Wheeler,同门师兄还有提出纳米概念的理论物理学家Richard Feynman,两人都曾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学奖。

  挚友霍金

  这次索恩来到中国,其实是为了参加2018腾讯WE大会,他和来自全球的顶尖科学家一起分享了他们在天文、物理、生命科学等多个领域的重大科学进展。而在去年的腾讯WE大会上,最重要的嘉宾就是索恩的多年挚友,英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

  “我和霍金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就已经成为好友,他是我很亲密的个人朋友。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往往不是去谈科学,而是谈生、死与爱。”索恩说。但在今年3月14日,这位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家或许去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这也是他在人生最后的时刻,试图解开的终极谜题。

  索恩说,“1915年爱因斯坦提出了广义相对论,这实际上是一种物理学的定律,他告诉我们时空会被质量和能量弯曲。而时间的弯曲会产生引力,也就是我们在地球上能够感知的引力。”

  “作为一个年轻学生,我给我自己设定了一个人生的目标,要用理论和观察探寻弯曲的世界。在过去的56年里,我、霍金以及其他很多的同事们,都在共同探寻。”索恩说。

  “我和霍金一生都在研究同样一个问题:能否时光穿梭?能否做出时光机?但我们从来不在这件事上打赌,因为我们不能确切知道能不能造出时光机,能不能时光穿梭,这要等到搞透量子引力学后才能知道。”索恩说。

  如今逝者已去,索恩坦言非常遗憾,他和霍金从未合著过论文,但是他们曾经一起创作过一个电影梗概,“未来我希望能把这个梗概搬上银幕。”

  北京11月24日电 (记者 马海燕)在快餐文化、网络文学盛行的时代,严肃文学、传统诗歌还有继承人吗?由《诗刊》社、云南省文联、云南省作协联合主办的“云南青年诗人研讨会”24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让人看到了诗歌在年轻一代中的希望。

  国内30余位诗人、作家、评论家参与研讨会。大家一致认为,年轻“90后”诗人的加入,为诗人这一群体注入了新鲜血液。

  研讨会上,与会者针对云南青年诗人的创作进行了交流发言。林莽、刘立云等10位评论家还一对一地对祝立根、王单单等10位云南青年诗人代表的作品进行了研讨。与会评论家充分肯定了云南青年诗人的创作成果,也实事求是地指出了他们存在的问题和面临的困境,并提出了针对性的建议。

  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说,“云南青年诗人”作为一个群体受到文艺界关注。其诗歌创作既立足本土,充溢着浓郁的云南元素,又呈现出多元化的审美取向,识别度高,形式内容丰富。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中国诗坛崭露头角,中国作协在年度总结报告中提出“云南年青年诗人群”概念,以此命名这一群体。

  “在当下的云南,作为一个青年诗人应如何写诗?”朦胧派代表诗人之一林莽说,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前有于坚、海南、雷平阳,再有朱零、刘年、王单单等一批优秀诗人不断涌现,如何继承并有别与他人,如何写出自己的特色,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创作路径,完成好属于自己的生命经验和文化经验,是问题的关键。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诗人臧棣认为,当代诗歌的一个很大的误区是:很多诗人只想着和现实争辩,站在一个臆想的甚至伪造的道德制高点,去审判时代、清算历史。假如诗人的任务仅仅是对复杂的人生进行道德审判,那么诗的力量必然被这种道德幻觉所腐蚀,诗的表达也必然流于一种口号式的空洞叫嚣。“在汉语的诗性表达中,从古到今,我们一直强调‘修辞立其诚’。诗是对世界的肯定,诗是对人生万相的接纳,诗要呈现对生命感受的忠实,诗人就必须要学会和自我对话。”(完)

  漳州11月22日电 (记者 张金川)“我们通过做‘生态+’,力求将生态与生产、生活、生意‘四生融合’。”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漳州市委书记檀云坤21日晚与海外华文媒体代表见面交流时如是表示。

  21日-24日,由中共漳州市委宣传部与中国新闻社福建分社联合主办的“行进中国·海外华文媒体漳州行”在漳州开展,生态文明建设是海外华文媒体聚焦的主要内容之一。

漳州市领导与海外华文媒体代表合影。 张斌 摄漳州市领导与海外华文媒体代表合影。 张斌 摄

  近年来,漳州市认真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按照城市发展定位,探索“生态+”模式,让生态环境的“高颜值”和经济发展的“高素质”齐力迸发,走出了一条坚持绿色发展、建设生态文明的“漳州之路”。

  当晚,檀云坤与海外华文媒体见面时交流和分享了漳州围绕“田园都市、生态之城”的城市定位,持续探索“生态+”模式,延展“生态+”效益的做法、成果和体会。

  在檀云坤看来,所谓“生态+”,就是生态与城市建设、产业发展、旅游项目、防灾减灾、民生工程、历史文化等融合,推动产业发展转型升级、城乡环境转型升级,生活品质转型升级和城市品位提升,实现生态、生产、生活、生意“四生”融合,不断延展“生态+”效益,真正做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农村让城市更向往。

  “这样就可以让一个城市更宜业,更宜游、更宜居。”檀云坤认为,我们要把生态作为城市的核心竞争力来打造。我们探索生态+模式,做生态+的文章,已经尝到了一些甜头,这才刚刚开始,我们要继续把它做下去。

  当前,漳州市区做了“生态+”的先行示范项目“五湖四海”项目。檀云坤坦言,这个项目实际上是做生态,也是做“生态+”。

  檀云坤还向海外华文媒体推介漳州万亩香蕉海,他介绍道,“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漳州是世界文学大师林语堂的家乡。“到那里可以领略到万亩蕉海的风光,可以吃到应该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香蕉,又香又甜,但同时也可以感受一下我们文学大师的魅力。”

  檀云坤表示,通过做生态,做“生态+”的文章,可以提高城市品位,可以助推产业转型升级,还可以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提高生活质量,享受清新的空气,享受生态福利。(完)

  新华社“雪龙”号11月22日电 记者手记:“雪龙”号在风雪交加中穿过西风带

  新华社记者刘诗平

  当地时间21日18时22分,搭载着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队队员的“雪龙”号极地考察船在风雪交加中驶过南纬60度,顺利穿过西风带,继续向南极中山站挺进。

  南半球的西风带位于南纬40度至60度之间,从副热带高压流向副极地低压的气流在地球自转偏向力作用下偏转成西风,因此称为“西风带”。在强劲西风控制下,陆地较少的南半球这一区域洋面风大浪高,行船危险系数较高,因而有“魔鬼西风带”之称。

  “雪龙”号17日停靠澳大利亚霍巴特港进行补给。由于霍巴特正处高压控制,不利西风带气旋形成和发展,天气情况存在有利于“雪龙”号穿越西风带的窗口。经科考队领队、“雪龙”号船长及随船气象预报员会商决定,“雪龙”号18日傍晚起航,穿越西风带。

  19日至20日,按照原来的计划路线,“雪龙”号本来要进入西风带北部的强梯度风区,南纬50度区域将有5米以上浪区。“雪龙”号及时改变航向,避开强浪区,由向南改为向西南方向航行。到达南纬50度、东经140度以后,“雪龙”号在气象条件转好的情况下,重新改为向南航行。

  21日,航线以西有强低压东移,中心伴随着8至9级大风、6米以上狂浪,直接影响“雪龙”号原计划航线前方的天气。据“雪龙”号随船气象预报员介绍,为避开狂风巨浪影响,通过对比不同航线上的风浪情况、航程远近,“雪龙”号及时调整航线向东南方向航行,在南纬63.5度、东经145度后转向西南方向。

  “对于西风带,要严阵以待,但也无须‘谈虎色变’。依靠先进的气象预报技术和科学的分析决策,可以保证‘雪龙’号安全、顺利穿越西风带。”“雪龙”号船长沈权说。

  连日来,“雪龙”号所经西风带内气象变化剧烈:19日遭遇了本次出征以来的最大风浪,20日在大雾弥漫中航行,21日在风雪交加中穿过南纬60度。

  这是“雪龙”号本航次中首次穿越“魔鬼西风带”。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队11月2日乘“雪龙”号从上海出发,前往南极进行为期162天的综合科学考察。按计划,“雪龙”号本航次中将6次穿越“魔鬼西风带”。

  胡同博物馆  守护最真实的城市文化

北京史家胡同博物馆门匾

北京东四胡同博物馆内院

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推动的“胡同微花园”项目

史家胡同博物馆的飞鸽牌自行车

东四胡同博物馆,游客参观猪市大街模型

史家胡同博物馆“怀旧生活”展厅一角

  东四胡同博物馆“印象瓦舍”

  “豆汁油条钟鼓楼,蓝天白云鸽子哨。”北京城阡陌纵横的胡同里,藏着最地道的老北京风情,让许多北京人怀念,也让无数游人向往。然而,一般的胡同民居“谢绝参观”,王府宅院似乎又离百姓生活太远,能不能开辟出一个专门的公共空间,来展示老北京的民居形式和生活方式呢?日渐兴起的胡同博物馆满足了这种需要。

  2013年,位于史家胡同24号院的史家胡同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成为北京首家胡同博物馆。这里曾是民国才女凌叔华的故居,占地面积1000多平方米,开设了8个展厅。北京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规划师们在此驻地运营。

  今年10月,北京城内第二家胡同博物馆——位于东四四条77号的东四胡同博物馆开门迎客。该馆占地1023平方米,主体建筑于1940年左右建成,为典型的三进四合院,设有东四印象、印象瓦舍、文化探访等5个展区。

  居民献宝,共建文化空间

  走进北京东城区史家胡同,枝头雀鸣阵阵,自行车擦身而过,街坊四邻在自家门前唠着家常。来到一座青砖黛瓦、金柱大门的传统四合院,门上悬挂着舒乙题写的“史家胡同博物馆”牌匾。推开院门,庭院里长着两棵高大的梧桐树,屋檐下挂着鸟笼,三三两两的游人在展厅中细细端详,仿佛沉浸在旧时光中。

  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他的捐赠者叫陈子钰,是一名“90后”,倾心于老北京的历史文化掌故。他曾利用课余时间走遍京城,拍下了数不清的胡同铭牌。2016年,他向史家胡同博物馆捐赠了这辆飞鸽牌22型自行车。

  “我不是史家胡同的居民,但我很喜欢这座博物馆。我看到馆里收藏了很多居民捐赠的老式电视机、录音机、缝纫机等物件,衣、食、住、行里面唯独交通工具方面的藏品比较少,于是我想到了捐赠自己家里的自行车。”陈子钰说。

  据陈子钰介绍,这辆飞鸽牌自行车于1966年生产,用锰钢制成,又结实又轻便。它使用涨闸技术,磨损较小,制作工艺细腻,代表了当时国产自行车的最高水平。“那时候在北京售价193元,对普通家庭可谓是‘天价’,而且需要凭票购买,一票难求。”这件藏品一经展出后便引起了观众的注意,很多人驻足拍照,并好奇地向馆员打听还能不能骑。

  “酸甜豆汁儿!酸甜豆汁儿!”“哎——没有虫的海棠哎,多给嘞!”在史家胡同博物馆有一间小工作间,收集了80多条不同年代春夏秋冬的胡同声音,如蝉鸣鸟叫、吆喝叫卖等,其中还有“震惊闺”“虎撑子”等富有京味特色的声响。这是凌叔华后人、艺术家秦思源先生策划的“胡同声音计划”成果。在博物馆中重温这些市井声音,不仅给年轻一代了解北京文化提供了机会,也在时代变迁中给老北京人留下念想。

  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规划师王虹光说:“从建馆之初,胡同博物馆的定位就是服务居民。我们希望充分发挥居民的积极性,使博物馆成为馆员、居民、游客共建的公共文化空间。”

  新近开馆的东四胡同博物馆内,水缸、瓦当、蛐蛐罐等不少展品也都来自居民捐赠。刘秋琴从小在胡同里长大,看到东四胡同的宣传片里出现了一个端着鱼盆喂鱼的镜头,她灵机一动,想到自己家也有一个民国时期的大鱼盆,便捐给了博物馆。她说:“鱼盆是四合院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捐到博物馆能让大家通过实物了解老北京人的生活。”

  博物馆里有一件独特的藏品——老米,在过去被认为能治胃病。这老米不是一般的米,它来自明清两朝储藏皇粮的皇家官仓南新仓,历经岁月,炭化变色却不霉烂,看上去乌黑发亮,有一种独特的气味。

  除了老北京日常生活用品外,展厅里还有一块匾额引人注目。清朝末年北京民间流传着一句话:“头戴马聚源,身披瑞蚨祥,脚踏内联升,腰缠‘四大恒’。”马聚源、瑞蚨祥、内联升分别是售卖帽子、服装、鞋靴的老字号,“四大恒”却并非指腰带,而是指“四大恒”钱庄的银票。“四大恒”是董氏家族经营的恒利、恒和、恒兴、恒源四大钱庄,由于其发行的银票解决了银两携带不便的问题,声誉大振。董氏后人董笑岩向东四胡同博物馆捐赠了其父董文申的篆书字匾。匾上“人和、情融、意顺、神畅”八个大字,是董氏家族留下的众多家训之一,浓缩了以和为贵的老北京商业文化与豁达随和的处事原则。

  以馆为桥,推动社区营造

  开馆5年多的史家胡同博物馆与居民建立了融洽的关系。每当传统节日来临之际,博物馆都会为居民举办形式多样的活动。今年七夕节,博物馆布置了很多花篮摇椅,给上了岁数的夫妻们拍照。居民李绍宾感叹道:“咱们胡同办的活动都非常贴民心。”照片上他和老伴儿笑容灿烂。每年腊八,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会请居民来馆里坐坐,泡腊八蒜,喝腊八粥。

  已经工作的莫先生感叹道:“史家胡同博物馆的活动很有意思,令人印象深刻。我上大学时曾和女朋友一起参加过博物馆的制作毛猴活动,用蝉蜕(知了壳)做毛猴的头和四肢,用辛夷(玉兰花骨朵)做身子,栩栩如生。如今我们已经结婚了,毛猴摆在家里成为我们爱情的见证。”

  王虹光说,社区营造就是从社区生活出发,集合各种社会力量与资源,让居民们一起来建设和改造公共空间。在这一过程中要照顾到居民们的不同需求。博物馆的很多活动目的在于增进居民间的了解与互信,搭建桥梁,为推动人居环境改善与胡同文化保护打下基础。

  2014年,北规院规划师协助朝阳门街道办事处成立了植根社区的社会组织——史家胡同风貌保护协会,建立起居民、产权单位、专家、志愿者共同参与街区保护更新的平台。协会以“公共环境改善+社区人文教育”为宗旨,推动规划实施、激活社区发展,调动本地居民参与街区保护更新。“胡同微花园”项目便是其中的代表。

  中央美院师生们带来的“胡同微花园”项目,利用废弃材料,种植瓜果蔬菜等各类植物,帮助居民美化庭院。茶壶种上了花,易拉罐垒成了花架子,小辣椒、茄子、黄瓜、西红柿相映成趣,兼具美感和实用性。史家胡同54号院居民宗秀英老人说:“今年种的辣椒,我给它起名叫‘风风火火’。从屋里往小院看,特别漂亮。”

  北规院规划师、史家胡同博物馆馆长马玉明介绍说,博物馆有一个议事厅,街道共治共建的座谈都可在此举办,居民们一起讨论胡同里的停车、公厕设计等问题。“我们还与东四南的居民们一同进行院落改造,从设计方案到编制公约,每一步都由规划师搭台,邀请设计师、社工与居民共同参与。从前年开始到现在,一共改造了7个院子,包括清理杂物、疏通下水、平整地面,还增加了便民置物架、花架和太阳能灯。”马玉明说。

  2017年,北规院推动申报的“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南历史街区保护更新公众参与项目”获得了住建部颁发的“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同时也得到英国景观学会会长凯瑟琳·穆尔教授的高度评价:“我没想到中国的社区博物馆如此活跃,你们在这里做了很多精彩的事情。”

  留住记忆,传承城市文化

  在飞速发展的现代化进程中,如何保留城市传统文化,记录社会生活变迁?近几年,全国多个城市涌现出类似北京胡同博物馆这样扎根社区、旨在留住城市文化记忆的博物馆。

  今年1月,上海首家弄堂博物馆——西王花园弄堂博物馆正式开放。蝴蝶牌缝纫机、老大房八仙盒、“三五”牌台钟、搪瓷杯、旗袍等各式各样的老物件,诉说着海派弄堂文化和关于“老上海”生活的集体记忆。

  今年7月,成都市龙泉驿区五星社区的乡愁博物馆开馆。秧盆、鸡公车、竹编火炉……600多件来自居民家中的藏品,展示了从上世纪30年代至90年代成都人衣食住行的变迁。乡愁博物馆深受周围居民喜爱。老人们在此回忆往昔,年轻人也得以了解过去的老街文化、农耕文化。博物馆还开设了客家方言课堂、乡愁食品制作课堂等,增强社区的文化底蕴,推进社区治理共建共享。

  史家胡同博物馆通过成立老照片工作坊和口述史整理项目,留下了珍贵的胡同居民生活档案。在《回家·旧影》老照片展览上,居民常继红动情地讲述了她所捐赠的照片背后的故事,一张老照片勾起了她与老伴几十年风雨同舟的回忆。博物馆的口述史团队深入居民家中,搜集往日胡同生活的精彩片段,用一个个真实的故事还原了老北京胡同的历史剪影。

  “文化的发展是有脉络的,没有文化自知就没有文化自信。胡同博物馆是承载着老北京居民记忆与乡愁的精神家园,也是反映城市历史文化的闪亮名片。”北京市东城区东四街道办事处主任张志勇说。

张鹏禹 邓梦芳